当前位置: > 足球新闻 > 离世前两周,科比办过一次封闭训练营,里面发生了啥

离世前两周,科比办过一次封闭训练营,里面发生了啥

   时间:2020-05-06

文/Alex Schiffer

译/kewell

切尔西-格蕾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接一条的短信。

第一条来自拉斯维加斯王牌队的后卫凯拉-麦克布莱德,她说科比-布莱恩特这周要开始和一些WNBA球员训练,并问她是否感兴趣。

凯拉-麦克布莱德
凯拉-麦克布莱德

作为洛杉矶火花队的控卫,格蕾在1月初才完成了美国国家队的训练工作,在参加海外联赛(注:WNBA给球员开的工资比一些海外联赛低很多)之前,她本打算享受一个难得的假期。但她一听到科比的名字就动心了。

接下来一条短信来自球员技术培养教练阿历克斯-巴泽尔,也是来招募她参加科比训练营的。

“你来参加绝对很有意思,”巴泽尔写道,“科比为所有球员腾出了时间,可以尽量满足你们需求。”

当时格蕾已经决意参加了。

那是在科比与女儿吉安娜所乘坐的直升飞机失事前的两周。他本在专注于退役生涯后的新事业:为篮球培养下一代球星。

他在去年八月举办的NBA迷你训练营大获成功(延伸阅读:门徒遍地!“教父”科比的神秘训练营都教了什么),而在与麦克布莱德交流之后,科比决定也要为WNBA球员办一个类似的训练营。


这场训练营在2020年1月13日到15日之间举办,地点同样在千橡市的曼巴体育学院。

去年秋天,科比曾这样告诉曼巴学院的员工:“我们怎么能只为男性举办训练营,而不考虑到女性?”

有近20位球星参加了科比的NBA迷你训练营,他希望WNBA迷你训练营的规模能达到10人。当时大部分WNBA球员都在备战海外联赛和国家队预选赛,曼巴学院花了很大一番功夫协调行程。有些受到邀请的球员甚至不惜放弃休假的机会,专门飞到洛杉矶来参加。

“本来我正在休假,”华盛顿神秘队前锋艾娅尔-鲍尔斯说,“我当然想放松,但天啊,有多少人能得到与科比一起训练的机会?我当然得参加。”

麦克布莱德和几位经纪人、训练师以及科比自己负责发放邀请函。他们的邀请对象既有知名球星,也有后起之秀:鲍尔斯、格蕾、莫里亚-杰弗森、丽兹-坎贝奇、苏格-罗杰斯和麦克布莱德自己。

训练营的安排与此前的NBA迷你训练营一样,参与者不能在社交网络上做宣传,WNBA球队的工作人员不能观看。科比不希望有任何外界干扰。

科比告诉员工,要用对待NBA球员的态度对待WNBA球员,这是起码的。他们特别增加了女性力量训练师、场上训练师、摄影师的岗位,每位参与进来的球员都能获赠一大包曼巴装备。

每天开始的项目都是一样的,在曼巴学院完成热身,随后科比将进行详细的录像讲解。科比会在白板上模拟实战场景,向球员们提出各种问题,告诉她们在每种场景下应该注意什么。他阐释了自己在制定攻击计划之前是如何解读防守和研究对手的。

在湖人的20年球员生涯里,科比研究比赛录像的态度堪称虔诚。当他退役后,立刻在ESPN上推出了《细节》这档栏目,专门分析球星动作和习惯。而在训练营中,科比向球员们解答了自己分析录像的方法,宣讲比赛录像能揭示多少习惯倾向,并要求她们寻找所谓的“攻击个性”。

“寻找到提升自己球场表现的小细节,”格蕾说,“细节决定成败。如何在那样的时刻变得更好。任何人都能投进后仰,但在对手都能预判的情况下,你如何在第四节寻找到出手机会?正是这样的小细节成就了他的伟大。”

“我们都是职业球员,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事,”麦克布莱德说,“但他想让你更上一层楼。”

当他用白板讲完后,下午就跟球员们一起上场演练。他设计了一系列不同的训练,其中一组,是他来设置防守(之前在白板上讲过的情况),然后让球员用他讲过的办法击败他。

“他在向我们做展示。”鲍尔斯说,“比如某人来攻击我的左肩,这里用力运一下球,欧洲步、后撤、试探后撤等等,他展示了非常多动作。”

科比并不是按照位置来设计训练。坎贝奇是现场唯一一位内线球员,但科比让她打起了后卫,要她练习控球和停球,以及自己的标志性动作后仰跳投,其他球员也都在练这些。

在训练和后来的训练赛上,科比都在防守球员,当他想说明某个技术或动作,会把现场活动叫停。她鼓励球员用他的招牌动作对抗自己。

“谁有机会能用科比的跳投来对位科比?”鲍尔斯说。

科比对他邀请的每一位球员都有深入研究。他知道鲍尔斯在密歇根州立大学读大一的时候遭遇过左脚跟腱撕裂的伤病,跟他在2013年的伤一样;他也知道坎贝奇这些年来跟腱也总出问题。于是,他专门花时间跟她们俩交流了养伤中遇到的困难。

“他把我叫到一边,我们聊了聊复健时候的精神压力,以及这个伤有多么难恢复。”鲍尔斯说,“两个月都不能走路,你得重新去学。”


训练营第二天,他们得知了一件大事。WNBA和球员工会达成了新的8年劳资协议,有史以来第一次把顶薪级球员的平均薪水提到了六位数。球员们都在消化这样消息,科比也跟她们一样高兴。他中断了训练,想要听取每个球员对这项新劳资协议的看法。

“他一直在教导吉安娜,我想,他认为我们就是吉安娜的领路人。”麦克布莱德说,“新劳资协议对他来说显然也意义深远,因为他想看女儿成功,也想这个联赛成功。”

参与科比训练营的每位球员都有不同的收获,也让她们期待在WNBA新赛季开始后上场一展手脚。杰弗森学到了如何带动内线的队友配合挡拆。格蕾被科比在精神上压倒对手的建议深深打动,等她飞到土耳其就打算立刻运用。

最重要的是,在科比去世之前有机会和他相处,亲眼见证他如何赞赏她们的比赛,这对她们来说意义重大。

“他只想让篮球变得更好,”坎贝奇说,“他没有采取性别的立场,而是一个球员的立场。”

在训练营尾声,科比邀请球员4月再聚首,他愿意跟她们一起备战WNBA的新赛季。但没想到,这竟成了诀别。

麦克布莱德听闻科比死讯的时候,她正在康涅狄格州参加国家队的训练。她立刻联系了杰弗森,这是她最好的朋友,从小就崇拜科比。麦克布莱德说,科比的死让人难以接受,因为她才近距离接触过他,才看到他目前所做的事业会给篮球发展带来多大贡献。

“我们才相处过一段时间,”麦克布莱德说,“真的很难用语言形容。你看到(曼巴学院)想要照亮世界的努力,而这个悲剧太令人难过了。没有那个打篮球的人不想成为科比。我很感激自己曾经跟他站在那么明亮的地方。他原本可以给世界那么多馈赠。”

即便科比已经走了,知情人说曼巴学院的训练营计划仍将继续,他们的目标是一年举办一次。麦克布莱德说她愿意帮忙组织和运营。科比也一定赞同的。

坎贝奇还在国外打球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回忆科比的音容笑貌,告诉她在场上稳住呼吸。杰弗森在科比去世前两天还跟他有短信联络,交流对训练营的想法。

格蕾也收到了科比的短信,科比希望她在完成国家队的训练后,能继续回来跟他一起训练。现在她会反复回顾科比留下的话。

“就像一份宝贵的珍藏,”她说,“我希望我永远别弄丢这个手机。”

黄宇 本文来源: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声明:本网站所收集文字、图片等内容均系网民撰写或程序在互联网中自动收录转载,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的目的在于非盈利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只供参考之用。本网站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

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